媒體觀察 |藝術騰“云”為行業帶來新改變

發布日期:2020年03月06日

 

突如其來的疫情,不僅影響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也深刻影響著文化藝術活動,許多演出被迫取消。疫情期間在線劇院紛紛涌現,云直播、云綜藝層出不窮。借助云技術,現場演出打破傳統登陸互聯網,藝術家與觀眾可以在一個虛擬的世界里進行交流,從而開拓出全新的藝術空間。科技助力演出行業變革、進化,以渡過難關。

 

 
 

云演出讓制作變得更“簡單”

 

沒有舞臺燈光,沒有現場觀眾,沒有專業錄音設備,節目嘉賓憑借一部手機在家里就可以參與節目錄制。疫情導致大部分綜藝節目無法在線下錄制,但橫空出世的“云錄制”,不僅像及時雨一樣救了急,也讓很多文藝工作者和觀眾耳目一新。節目嘉賓、觀眾、節目工作人員雖然“天各一方”,但可以在虛擬的空間中一起工作,共同完成節目創作。

《歌手·當打之年》組織藝人在北京、上海、東京等不同城市完成演唱錄制,大眾評審通過網絡實時觀看并投票;《聲臨其境3》則與嘉賓視頻連線,同時邀請素人進行視頻配音。據不完全統計,疫情暴發后,除上述兩檔節目,還有《見字如面》《天天向上》《我是大明星》《王牌對王牌》《嘿!你在干嘛呢?》等近20檔綜藝節目采取了“云錄制”的方式。可以說,在“云端”創作已經成為抗疫期間綜藝節目制作的主要方式。

舞臺藝術、音樂會等不少藝術形式,也在抗疫期間開啟了“云端創作模式”。日前,京劇《光緒之死》的演員拉了一個群,并開啟視頻群聊功能,在群里進行排練。每天下午兩點到四五點,演員們開始“云坐排”——在群里一起對臺詞,導演會在群里逐字逐句地進行指導,鼓師參與記錄。大型民族管弦樂《中軸》近日也在網上舉辦了遠程策劃會,其音樂總監葉小綱等主創人員分布在西安、成都、武漢、北京等地,但在網上討論得非常熱鬧,“一上線就開始工作,一點時間都不浪費”。

在“云端”進行創作,雖然是文藝機構和藝術家們的無奈之舉,但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文藝創作流程的創新,大大節省了時間、提高了效率,節省了場地等費用、降低了制作成本。

 

 
 

天邊的“云”百花齊放

 

疫情把大家“困”在了家中,但藝術卻來到了我們身邊。技術的進步,降低了文藝創作、作品發布傳播以及藝術接觸的門檻,讓文藝作品空前豐富,讓群眾享受藝術服務空前便捷。所以,這次居家抗疫期間,每個人僅憑一部手機,就可以看電影、看戲、聽音樂,日子變得有趣得多。

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全國各大博物館、美術館紛紛選擇臨時閉館,而“云展覽”也同步開展,展品更多,場景則更豐富。比如故宮博物院推出了“VR故宮”“全景故宮”“云”游故宮觀展,觀眾“游”故宮不用再忍受摩肩接踵的排隊之苦;敦煌研究院推出了“云游敦煌”系列展,觀眾不用遠赴敦煌,僅憑一部手機,就可以躺在自家的床上全方位欣賞莫高窟一年四季的美景。

傳統的文化藝術,之所以有些小眾,某種程度上是因為傳播渠道有限。互聯網及云技術的出現,為文藝作品開辟了無限的傳播空間和傳播渠道,從而大大刺激了文藝生產力。疫情暴發后,各種抗疫主題的美術作品、書法作品、剪紙作品、音樂作品以及各種詩歌、快板、短視頻等呈現井噴之勢,只要有一部手機,幾乎人人都可以從事文藝創作并“發表”自己的作品,由此帶來的藝術民主和“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場面,正是藝術發展需要的。

 

 
 

云技術為行業帶來全新改變

 

這次疫情改變了很多行業原來的發展軌跡,也讓藝術“攀上云端”并大放異彩。疫情過后,藝術行業是否會憑借技術的賦能,像在線教育、生鮮電商等迎來爆發式增長?傳統的藝術形態和生產創作模式是否會迎來轉型升級的機會?

藝術與科技從來都是密不可分、相輔相成的。云技術的介入,肯定會對藝術產生影響。以綜藝節目為例,盡管形式相對單一,錄制模式簡陋,但云錄制的確實現了跨屏互動等形態創新,為文藝傳播形式提供了不同的選擇。至于舞臺藝術,所謂的“云創作”,目前僅僅是創作人員利用云平臺進行在線溝通交流,“云演出”也不過是把錄制好的作品放到云平臺上供大家點播。隨著5G時代的到來和AR、VR的日益成熟,未來人們是否在家里就能獲得同在劇場一樣的觀賞體驗?如果那樣的話,勢必會改變劇場的形態,產生真正的“云端劇場”。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張成

排版:周馳


 

 
 
協會新聞
行業新聞
 
澳门彩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