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臺演員 另類居家進行時

發布日期:2020年03月11日

 
 

2020年伊始,“新冠”疫情嚴峻,在這期間,各大院團無法進行正常的排練、創作。但是面對這種特殊情況,院團和演員們停演不停藝,練功、備考、充電,在家不放松,平穩渡疫情。

 
 

 

練功:網上“交作業”

“未來演出的劇目中,領舞、獨舞、群舞的人選基本都是選定的,所以疫情期間,布置了自我訓練任務,演員在家中進行自我排練。”中央芭蕾舞團副團長王全興介紹。

芭蕾舞是集體舞蹈藝術,正常的排練需要集中到排練廳,因為疫情,中央芭蕾舞團95%非京籍演員都滯留在家中,留京演員也無法集中到劇團排練。中芭的領導、導演、老師給演員們布置了在家訓練任務,針對每個演員以往演出弱點、未來發展方向,開展突擊強化訓練。“芭蕾舞是靠肢體語言表達的藝術,所以在疫情休整期間必須要通過自我訓練讓大家保持良好的身體狀態。”王全興介紹說。

中芭的演員基本都是從小就開始芭蕾訓練,家中都有基本的訓練器材,例如把桿等,這一次又見到青少年時期的“老伙計”,重新在上面壓腿,看著把桿上自己留下的歲月痕跡,演員們仿佛回到了追夢的青少年時期,不僅如此還會對照著把桿上摩擦的痕跡,看看自己比小時候提升了多少。演員們每天都會把自己訓練的視頻上傳排練群,相互比一比誰柔韌性更好、體型更美。

中芭通過這種方式,讓演員保持狀態,提升劇團整體水平,在允許復演之后第一時間恢復集體排練,力爭早日回到舞臺與觀眾見面。而雜技演員也充分利用這段時間提升自己。

湖南省雜技藝術劇院董事長趙雙午說起疫情對院團的影響,十分擔心自己團里的小學員們。“湖南省雜技藝術劇院有兩個演出團隊,疫情期間一直在歐洲巡演,并沒有停止訓練。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是剛剛組建兩年的學員團隊。”

 

湖南省雜技藝術劇院小學員們日常練功

雜技是突破人體極限的肢體藝術,訓練強度大于一般演出,在集體訓練的過程中,有老師發現問題并及時糾正,但在家中進行自我訓練當中,老師很難對學員們動作完成質量進行監督,導致新學員在打基本功的時期很容易基礎不牢。“成年演員自覺性比較好,學員們是老師們比較擔心的。”趙雙午如是說。不過從訓練反饋中看,大部分學員還是很認真的完成了老師布置的任務,也有自己下“私功”加練的,甚至有的學員在軟功等比較痛苦的訓練項目中,請來了自己父母,既是監督,也是幫手,必要時候幫自己“壓一壓”,能讓自己更進一步。趙雙午說:“在疫情期間憑借對于雜技的熱愛能夠讓自己基本功更進一步的學員,在今后的工作、演出中也一定會著力培養。”

同樣作為集體表演,雜技與芭蕾舞不同,一些多人危險系數較高的動作需要長期磨合,趙雙午表示,雜技觀眾想要重新看到演出,可能需要更長時間的等待。

 

備考:不一樣的考核季

相對于中央芭蕾舞團和湖南省雜技藝術劇院演員的自我要求外,中央民族歌舞團的演員們還有另外一個任務要在疫情期間完成,那就是備考。

“每年3月是我們院團的考核季,考核業務水平,評定技術職稱,對于演員們來說春節后這一段時間本來就是關鍵期。”中央民族歌舞團副團長王成剛介紹說,今年的這個備考期因為疫情的原因變得有些不同。

除了針對于每個人的舞蹈動作制作教學視頻,中央民族歌舞團還固定在每天上午進行集體“云訓練”,按時打卡準點開始,既營造訓練氛圍,又相互視頻監督,加強默契度,也大幅緩解在家訓練的枯燥,演員們感慨這樣的“云訓練”讓他們深刻體會到了“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中央民族歌舞團還為演員從北京舞蹈學院聘請了知名教授,在舞臺表演、藝術修養、藝術創作等方面給演員進行遠程視頻授課,除了狠抓演員們的肢體動作,也不放松藝術文化提升,要求演員們做到“文武雙全”。演員們也加入了時下流行的遠程教育之中,上午肢體課,下午文化課,演員們相互打趣,“好像穿越回了學生時代”,而復工之后的業務考核,就像期末考試,不過現在通過遠程授課,可以錄音錄像,做筆記的壓力小了很多,晚上重溫課上內容也方便了,演員們都有信心在考試中考出好成績。

“復工之后,院團只會給演員7到10天的恢復期,就進行今年的業務考核,也借此檢查演員們在家期間的訓練成果。”王成剛對于復工之后有明確的工作計劃。

 

充電:追名家觀摩表演

利用疫情期間充電的不單單是中央民族歌舞團的演員們,常州市滑稽劇團的演員們也充分利用這段時間,觀摩學習,像干涸的海綿,充分吸收藝術的水分。

農民“陳奐生”是常州市滑稽劇團自有IP,在常州市人氣極高。僅《陳奐生的吃飯問題》一部滑稽戲就在全國公演百場,屢獲大獎。要說虛擬人物對常州市民的影響力,陳奐生絕對名列前茅。疫情防控期間,常州市委宣傳部聯合常州市滑稽劇團重新打造"奐生"IP,推出了系列抗疫短視頻《奐生防疫廳》,利用"奐生"這個人物的影響力和傳播力,宣傳和普及各種防疫知識,達到全民防疫的目標。這種貼近生活的宣傳片深受百姓喜愛。

 
抗疫短視頻《奐生防疫廳》拍攝現場照片

常州市滑稽劇團加緊制作《奐生防疫廳》外,也根據實際情況及時調整排練安排。“我們劇團95%以上的演員都是常州本地人,春節期間離開常州的演員很少,但是因為疫情原因無法集中排練。”常州市滑稽劇團團長張怡介紹起了院團特點,院團大部分人都留守在常州市,但是為了控制疫情,劇團現在開會也只能通過電話會議、視頻會議的模式,個別演員回劇團辦事遇到同事,也只敢遠遠的打個招呼避免接觸,全靠肢體語言交流,像表演滑稽戲一樣,大家感慨多虧都是滑稽戲演員,肢體語言豐富,今后也力爭把這一段時期特殊的經歷,編成橋段運用在表演當中。

滑稽戲區別于舞蹈,不是純粹的肢體藝術,更多的需要揣摩人物內心活動,用輕喜劇的方式表達出來,所以劇團安排了每天集中回看過去的演出視頻,找出表演不足,進行復盤總結,討論今后如何避免。并且觀看其他國內外院團優秀作品,深挖笑料、包袱,予以借鑒。同時進行線上排練,爭取復工之后第一時間與觀眾見面。“我們滑稽戲演員就是這個樣子,平時要做到拳不離手曲不離口,才能融入人物,展現出最好的效果,要對得起觀眾。”張怡現在十分想回到臺上,看到觀眾朋友。

 

 

作者:周馳

排版:牛春曉

校對:田巧研



 

協會新聞
行業新聞
 
澳门彩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