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云”梯,戲曲探路

發布日期:2020年03月18日

近幾年,戲曲院團紛紛“上云”,利用新媒體等手段拓寬線上演出渠道,整合資源開啟“線上劇場”,演員試水網絡直播。戲曲院團在創新和發展的道路上不斷探索前行,也用自己獨特的視角為觀眾帶來了一朵獨具中國傳統風格的“云”。

 

 

 

路徑1
 

空中劇院,老戲滿足老戲迷

 

 

戲曲作為中國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之一,一直以來都深受中老年戲迷朋友的喜愛,為滿足這一部分人群的精神需求,文化和旅游部在部網站政務服務門戶上推出“在線公共文化服務”,而在“在線劇院”板塊中,京劇《楊靖宇》、秦腔《王貴與李香香》、黃梅戲《天仙配》、河北梆子《楊七娘與楊七郎》等不同劇種的經典劇目紛紛上線,綜合觀看量破千;湖南圖書館利用“一網讀盡”數字閱讀云平臺,開設湖南地方戲劇知識網上大課堂,精選館藏自制視頻資源分批推送,供熱愛地方戲劇的讀者學習觀賞。

文化和旅游部網站在線劇場和湖南數字閱讀云平臺頁面截圖

“線上”劇場也成為了很多戲曲院團“上線”入“云”的首選。中國國家京劇院在其訂閱號上推出“國家京劇院經典劇目賞析”,展示許多現代京劇片段;中國評劇院旗下劇場全國地方戲演出中心推出“全國地方戲演出網絡平臺”線上劇場,包含評劇、越劇、黃梅戲、花鼓戲等20個劇種、40多個劇目的演出視頻在平臺上供戲迷欣賞;北京京劇院推出了“云上氍毹”系列,通過其官方網站、訂閱號發布了劇院原本擬在春節期間演出劇目的錄像,并選取了一些上世紀八十年代由北京京劇院部分著名表演藝術家參與的數部經典劇目演出錄像以饗廣大戲迷;北方昆曲劇院在劇院訂閱號上推出“文藝抗疫,云賞雅集”專題,展示了一系列經典劇目片段;上海京劇院推出“宅家賞戲”欄目,每天推送珍貴的戲曲視頻資料,讓戲迷朋友大呼過癮;廣東粵劇院于1月30日至2月8日連續十天,每天在劇院官方微博上推出一部高質量的粵劇作品,十天時間有近10萬觀眾在線觀看。

廣東粵劇院和北方昆曲劇院訂閱號頁面截圖

 

路徑2
 

直播間、短視頻,熱鬧吸引青年人

 

 

線上劇場如果說面對的是喜愛戲曲的觀眾,而試水直播、短視頻則是讓跟多的“90后”“00后”重新認識了戲曲。戲曲院團紛紛試水短視頻,演員們也通過自己的力量,以直播方式與廣大觀眾見面,讓觀眾見識到了不一樣的戲曲工作者。

天津北方演藝集團和天津市文化和旅游局聯合打造的公益項目“名家新秀藝術云課堂”,采取“直播+回顧”的雙播形式,導賞戲曲精品,引領觀眾賞析各行當中風格各異的角色。由上海市委宣傳部主辦,上海文藝界共同發起“藝起前行”抖音主題活動,各大院團、藝術家紛紛參與,截至3月17日,“藝起前行”抖音話題已發布1.1萬個視頻,播放量超10.3億次,戲曲院團在其中也是異軍突起。上海京劇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每日上線更新唱段,用視頻的形式拉近與觀眾的距離,選自經典京劇《穆桂英掛帥》的“有生之年責當盡”,唱出了很多文藝工作者的內心;同樣是上海京劇院著名余派老生、國家一級演員王佩瑜也唱起京劇經典劇目《四郎探母》、《珠簾寨》等片段;上海昆劇團花臉演員闞鑫則向觀眾展示了臉譜勾畫的細節,吸引了一大批“美妝粉”,網友紛紛贊嘆其“用時尚的方式傳播傳統文化”。

左:抖音“藝起前行”活動頁面截圖

右:史依弘個人抖音短視頻頁面截圖

“演員的唱念做打主要還是通過動態來表現的,而直播、短視頻這種網絡表現形式可以讓演員們的藝術特長發揮得淋漓盡致。”上海滬劇院相關負責人表示,疫情期間上海滬劇院參與抖音“藝起前行”“抖擻精神云練功”活動,劇院官方抖音賬號發布作品超180個,演員個人賬號作品數超過270個,播放量超160萬次,“通過這些網絡形式,一是可以督促演員練功,更重要的是在疫情期間幫助緩解觀眾焦慮社會情緒的同時,聚集人氣,為院團擴大影響力。”

 

路徑3
 

訂閱號戲曲教育相對雞肋

 

 

隨著新媒體的發展,訂閱號獲得了很多院團的青睞,這種低門檻、易操作的終端平臺,對于初次接觸新媒體的院團來說,不僅可以進行院團宣傳,也可從側面進行藝術教育、劇目展示等內容。訂閱號上,許多戲曲院團以文字加視頻的形式,開展線上戲曲課堂內容,上海昆劇團推出面向青年白領的“昆曲Follow Me”課堂,梅花獎得主黎安、國家一級演員沈昳麗等明星藝術家傾情講解;上海越劇院則針對“10后”,推出“越趣‘云課堂’”,以歌謠的形式帶領孩子領略傳統越劇。

雖然訂閱號的線上課堂成為了許多院團吸引年輕群體關注的一大手段與方向,但許多戲曲院團建立賬號時間較短,前期宣傳不足,受關注度較低,導致近期推出的優質線上課堂內容往往收效甚微某京劇院團曾推出優質線上課堂內容,但因關注度較低,僅發布了兩期內容后就被迫暫停,其他院團推出的優秀文章的閱讀量往往也是幾百有余,閱讀量上千的文章可以說是鳳毛麟角。且訂閱號的特性又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戲曲院團的宣發等動作,比如訂閱號即時互動性差,一天一次的發布規則,導致發布時間受限且容錯性低,雖然有留言、贊賞等功能,但也很難保證與讀者間及時、有效的互動;發布形式較為單一,訂閱號主要以文章發布為主,文章中雖然可以插入視頻、音頻等文件,但最終呈現出來的形式始終是文章,很難有所突破;發布內容較為枯燥,文字為主,輔之以視頻、音頻,而單純的文字很難表達出戲曲的動態及韻味,加上許多院團在進行訂閱號文章發布的時候,整體文章風格混亂、一味地堆積內容、未遵循讀者閱讀習慣等問題也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文章的質量,以至閱讀量不盡如人意。

 
 

中國評劇院官方抖音賬號

因為訂閱號存在這些不利因素,許多戲曲院團進而選擇單純利用訂閱號發布文字宣傳內容,后將閱讀觀眾引流到相關直播、短視頻平臺,從而規避訂閱號所帶來的不利因素。而像“抖音”這樣的短視頻平臺,戲曲院團往往因其藝術特殊性,收獲到與訂閱號相比更高的關注度,例如中國評劇院在“抖音”等官方賬號上,通過展示戲曲小常識、介紹評劇知識、講解服化道等“線上”教學視頻,最高獲得了33萬的點贊數,很好地推廣了評劇,也為中國評劇院積累了觀眾。據觀察,在短視頻平臺上,其不限制發布次數、直觀地與觀眾互動、動態的表現形式,加之戲曲院團本身豐富的文化特性,使得創作出的內容短時間內就可以收獲較高的關注量。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團長蔡浙飛曾表示:“目前就院團發展方向來看,戲曲也的確要走線上的路線,但如何讓傳統戲曲在線上發展、用怎樣的方式去宣傳戲曲,也是日后院團值得思考的問題。”

 

 

戲曲“云”探索,不僅是給戲曲家們提供了線上演出平臺,也值得讓更多戲曲院團深思:如何讓傳統的戲曲在傳承精髓的同時,與流行熱點相結合,開發演出新渠道,符合更多新生代的欣賞習慣,吸引更多的觀眾喜愛戲曲,享受傳統戲曲的魅力,從而擴大戲曲的影響力。

 

 

 

作者:牛春曉

排版:周馳

校對:田巧研

 

協會新聞
行業新聞
 
澳门彩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