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Vol.1 | 我的西南偏南

發布日期:2020年03月24日

 
 

疫情蔓延,世界演出市場按下暫停鍵,自三月初始,便接連傳來各大藝術節取消、暫停或延期消息。

西南偏南取消,柏林戲劇節取消,愛丁堡國際藝術節推遲演出項目發布,阿維尼翁戲劇節叫停新聞發布會。它們都曾是中國演出機構感受世界的窗口,也曾是中國藝術魅力尋找世界觀眾的舞臺。對于這些國際性舞臺,中國藝術機構有收獲、有體驗,更有計劃、有憧憬。疫情引發的不確定性讓一切暫時擱淺。

中國演出行業協會選取多位曾參加過上述國際藝術節的業內人士,以4期“記憶”講述國際舞臺上的“身邊故事“,用親身經歷回顧世界級藝術節的吉光片羽。稍事休整,靜候疫情散去,再次出發。

 
 

 

 

v2-a86d5e198884570e174de02a5edf5f85_720w.jpg
0?wx_fmt=gif

CNBC報道,當地時間3月6日,美國奧斯汀市政府宣布,由于擔心新冠病毒的快速傳播,2020年SXSW(西南偏南)不得不取消。歷時34年,SXSW早已從最初聚焦新樂隊的音樂節,演變成科技、媒體、營銷和流行文化的巨大混合體。

“取消確實蠻意外的,”草臺回聲創始人戈非在確定取消的兩個星期前得到通知,“當時僅說中國單元這部分取消了,我們還特別就陣容做了一些調整,沒想到整個活動都取消了。”戈非原本計劃帶旗下兩個電子方向獨立廠牌參加,去展示中國最頂級電子樂內容,共六組藝人組成草臺回聲廠牌showcase,以呈現中國電子音樂場景。

△  2018年SXSW“中國之夜”海報

 

No
-Number-
 
1

2018年,戈非第一次參加西南偏南,身份卻不是老板,而是旗下藝人莫西子詩的“樂手”,除了是廠牌主理人,戈非還有電子音樂人的另一重身份。因為初體驗頗佳,眼界大開,戈非和西南偏南主辦方建立了良好的聯系,對方也正是從那個時候起知道了“草臺回聲”這個獨立音樂廠牌。

△  莫西子詩2018年在西南偏南

“當年是應天漠音樂節創始人李宏杰邀請,希望帶草臺回聲旗下莫西子詩一塊兒參加。在‘聚焦中國’板塊有個‘中國之夜’,我們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作為彝族音樂和現代音樂融合的代表人物,莫西子詩是一個“世界音樂”的頑童,他把彝族的民間音樂元素和民謠,搖滾,迷幻電子等元素相結合,創作出屬于自己獨特風格的“迷幻山歌”。莫西對西南偏南的評價是,“這是一個更酷的地方,整個城市都在狂歡,政府的參與和支持力度很大,把Austin能演出的酒吧咖啡館等場地都征用了,提供給大家演出。這些場地的設備都不差,舞臺和場地布局也很舒服,演出的樂隊也不會對場地有太多要求,上來就演,跟大家距離很近,這是演出最舒服的狀態。你可以去挑選任何你喜歡的樂隊去看,金屬、搖滾、民謠。”

 
 

△  2019年SXSW小型音樂會現場

戈非和莫西子詩在西南偏南呆了九天,每天晚上幾乎都會跑三四場演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挖掘到了很多不錯的海外樂隊。在詢問合作事宜時,我們也發現,不管有名氣還是沒名氣的獨立音樂人,他們作品都很好,相比國內同等級的音樂人要價也不高;同時,他們在海外面臨的競爭非常激烈,能夠掙錢和演出的機會都沒有太多,因此對中國這塊新市場非常感興趣,愿意開出較低的條件到中國進行演出。”

No
-Number-
 
2

2019年草臺回聲正式得到了來自西南偏南的官方邀請,六組人馬呈現草臺回聲廠牌的整場秀,集中展示中國獨立音樂、原創音樂的風貌。第二次登陸西南偏南,草臺回聲不僅有了廠牌showcase,還有了期待已久的樂迷。

△  3HE

△  完美倒立

△  SHAO

△  JOCO

左右滑動查看更多

“你們真的太棒了,音樂很酷!我會在Spotify上關注你們的。”當地時間3月11日晚,完美倒立樂隊演出剛結束,一位拿著啤酒的美國大妞兒就湊到臺前,熱情地用英文向女主唱黃晶搭話,表達她對樂隊作品的喜愛。這一幕恰被戈非拍了下來。這支2016年才成立的重慶樂隊在西南偏南公布音樂陣容時被放到了banner推薦的位置,這也是第一次有中國的音樂人出現在西南偏南的官方首頁上。一些來到草臺回聲Showcase現場的海外樂迷是專門沖著看完美倒立來的。“我們挺驚訝也挺開心的,能夠感受工業化水準的演出流程,還能聽到一些來自海外的真實的反饋。”戈非說。

▽  完美倒立

在戈非看來,無論對于自己草臺回聲的成長,還是對于整個中國獨立音樂的發展,先走出去都是必要的。“讓世界級的音樂平臺和活動主辦方看到我們,把我們的音樂藝人輸出到全世界的平臺意義非凡。”

No
-Number-
 
3

西南偏南是一個綜合的大會,僅在音樂領域就匯集了全世界各地的新生代藝術家。相當個性化,整個活動期間大約有1000多場演出。2019年SXSW吸引了總計超過40萬人參加,為奧斯汀當地貢獻了3.56億美元收入。

△  2019年西南偏南展會及論壇

曾帶領草臺回聲登上西南偏南舞臺的領路人李宏杰,是MTA天漠音樂節的創始人,2013年他第一次拜訪西南偏南時就受到了巨大的震撼。也正是在西南偏南“音樂+科技+電影”的啟發下,才誕生了在國內音樂節中有著截然不同氣場的“音樂+科技+藝術”的MTA天漠音樂節。“音樂沒有國界,是最國際化的語言,通過音樂,實現公平公正的交流,中西方思維實現互相欣賞、互相觀察。”李宏杰說,也是在他帶領下,二手玫瑰2018年第一次登上西南偏南的舞臺,梁龍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抑制不住興奮,“太酷!”緊接著就是沉淀下的思考,“我們都是媒介,希望通過樂隊的表現引來更多的關注者,能為獨立音樂的發展找到契機,能推動一些事情。

 

△  MTA天漠音樂節海報

在李宏杰看來,西南偏南是全世界最專業的人來看的,在那里展現中國音樂家的風采,得有中國味兒,又不能太傳統。莫西子詩也感覺自己是“媒介”,“我對別人的音樂感興趣、充滿好奇,別人對我也一樣,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風情。在這里音樂已經足以傳遞情緒,快樂、悲傷都不需要文字。民族風格變得不再單純是一種風格,傳統有趣又好聽。”

No
-Number-
 
4

可以預見,未來越來越多的中國音樂能通過草臺回聲、天漠音樂節以及更多的中國機構在類似西南偏南的世界舞臺上爭得一席之地。用音樂作品更全面、更真實地去反映當代或者同時代中國音樂文化風貌。更重要的是,把中國文化獨特性傳播出去,讓中國的音樂人可以到全世界大市場去切一塊蛋糕,融入全球文化景觀中。

盡管奧斯汀尚未出現新冠確診病例,但包括蘋果、Facebook等眾多科技公司的退出,以及一份5萬多人簽名的在線請愿書,讓大會組織者和政府官員面臨巨大壓力。目前大會組織者正尋求重新安排活動時間,并嘗試提供虛擬的線上體驗。

 

△  2019年TME在SXSW舉辦了一場國際音樂行業論壇

“今年的疫情是不可抗力,我們跟官方也做了很多溝通,明年一定會再去。”戈非說,同時草臺回聲也正醞釀著很多海外合作以及互聯網平臺上的產品運營,“除西南偏南,我們還關注很多全球性音樂節、音樂盛會,以及一些音樂主題的文化活動。”

 
 

2019年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受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邀請,以行業專家團的身份首次參加西南偏南。

 
 

△ 2019年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受邀參加SXSW

正是去年的那一次交流,西南偏南呈現出了對中國音樂人和中國音樂作品的巨大興趣,有著敏銳專業視角的行業專家們也發現,這是中國音樂從業者展示自己的絕佳平臺。原本醞釀今年以協會牽頭組織業內機構參加西南偏南,舉辦中國主題論壇,以更大的規模、更周密的計劃和更豐富的活動呈現中國音樂,拓展國際平臺,卻無奈因疫情擱淺。

去西南偏南,更充分利用這個出色的國際平臺。讓更多中國的音樂作品、中國音樂的創新精神,通過文化溝通、交流展示,有效適配區域市場的產業規則、文化規則與社會規則,同國際科技力量、藝術力量融合,共同構筑全新的文化創新譜系,2021年再見。

 
 

 

 

 

作者:牛春曉

排版:牛春曉

校對:周馳



 

協會新聞
行業新聞
 
澳门彩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