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水月余,線上藝術教育“道”與“術”

發布日期:2020年03月27日

 
 
 
 

自1月底,劇場、院團一切演出、排練全線停滯,2月中旬前后包括專業院團、劇場劇院等在內的藝術機構普遍開始大規模探索上線發展。對于線上藝術教育您有怎樣的觀點,歡迎參加文章結尾的問卷調查!

 

專業院團,有吸引分類觀眾的迫切要求;劇場劇院,有塑造自身商業品牌的強烈愿望。線上藝術教育成為二者都不可忽視的有利工具。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已有百余家藝術機構推出藝術教育類文化產品,以此在疫情演出停滯期間保持發聲、吸引關注、培養觀眾,以及維持會員粘性,實現會員增值服務。

相對于直接將既有演出視頻資料“搬家”上網,藝術教育無疑需要更多的設計感和更全面考量。近百項藝術教育公益產品上線一月有余,是應激反應還是長遠策略,舞臺藝術的線上展示已有蹤跡可尋,探尋、總結這些藝術教育產品的創作和推廣規律,或許未來可期。

 

 

劇場VS院團
誰的“課堂”能先聲奪人

綜合看來,相比于專業院團,劇場劇院對于線上藝術教育的推動明顯熱情更高、形式更豐富,也更具策劃性。目前,專業院團的藝術教育推出形式主要是演職人員視頻教學、短視頻片段及直播互動教學,如中央芭蕾舞團的“芭蕾小課堂”等。劇場劇院單位則多以策劃系列選題的形式,推送包括樂理知識、藝術家故事、樂器演奏技巧、劇目作品賞析等等。盡管院團和劇場都會通過視頻教學方式展現,但院團的線上視頻多由其演職人員錄制,而劇場的視頻教學多來自自身積累資源和更廣泛的網絡資源。

作為國內首創以劇院為平臺的公眾藝術教育品牌,已持續15年的“上海大劇院藝術課堂”籌備多日后,以“在線一刻”的形式登陸微信訂閱號。此次線上課程是從過去五年的100多次藝術課堂剪輯而來。每期音頻時長在20分鐘左右。與此同時,配合課程所提到的繪畫、音頻資料進行綜合推送。截至3月26日,“在線一刻”系列,已經推出“王博士的音樂之旅”5期,聲色古典7期,古典芭蕾的繽紛世界6期,閱讀點擊量保持在1000~2000次,通過微信“在看”方式推薦給朋友,均值保持在20次上下。首期內容來自劇院“金牌講師”韓斌講授的《解讀音樂史上最知名的百幅圖像》。與以往古典音樂普及不同的是,不從單純的音樂賞析入手,而是以繪畫為索引,串起貝多芬、琉特琴等古典音樂關鍵詞,以全新視角走進音樂史。

 
 
 
 

韓斌講授的《解讀音樂史上最知名的百幅圖像》

國家大劇院從2月15日起,以藝術家為核心,推出“藝術微課堂”,呂思清、王亞彬、孫穎迪、胡文閣、吳蠻、張昊辰、袁莎、趙汝蘅等13位藝術家,分別選取各自藝術領域內或生動有趣的冷知識,如“需要購票坐飛機的大提琴”;或悠久綿長的文化傳統,如“梅派到底美在哪兒”;或高雅藝術的另類呈現,如“貓和老鼠里有哪些名曲”等等,閱讀點擊量保持在2萬次左右,通過微信“在看”方式推薦給朋友,均值保持在150次以上。

 
 
 
 

國家大劇院《需要購票“坐”飛機的名樂器大提琴》

同作為線上藝術教育的推出主體,劇場和專業院團有著不同優勢和側重。劇院劇場更易于整合資源,盤活積累素材,在得到授權的情況下,能提供眾多院團主體不限、體裁不限的藝術作品作為前期藝術教育的資源。同時,劇場聯盟或者院線的宣傳力度大,受眾覆蓋面廣。以保利院線為例,保利的“云劇場”藝術教育項目幾乎覆蓋保利院線全部劇場的公眾號,宣傳面極廣。劇場宣傳覆蓋更廣泛,可選內容豐富,線上藝術普及和藝術教育的輸出能力遠遠高于作為藝術生產單位的專業院團。

 

抵達率VS參與度
不好玩“神馬都是浮云”

一條短視頻只有十幾秒,裝不下樂器的前世今生、交響樂的宏大敘事,也裝不下歌劇故事的起承轉合,卻恰好能塞下最微小可感、最風趣幽默的細節。西安交響樂團抖音霸屏了,古典樂活潑歡樂的形象從這些小細節中凸顯出來。于是,年輕人跟著短視頻來了。

 
 

西安交響樂團楊帆自制鼓槌

悲切的二胡聲起,“已經兩個月沒有演出的老楊生活無望,他想買個新鼓槌只能是夢想”于是開始以“舌尖上的中國”的敘事風格,記錄鼓手老楊自制鼓槌。“老楊手中線,槌子身上衣”評論區里笑作一團。“大號演奏員郭俊賢的無大號表演”,“當貝斯突然被指揮重視”,“處處被黑的中提琴”。音樂面前,人人美好,音樂面前,演奏員都成了段子手。樂器的冷知識,交響樂的小科普就這樣被點亮上萬“小紅心”。

 

西安交響樂團品牌總監曹繼文介紹,“首先我們是一個非常年輕的職業樂團,演奏員平均年齡不到30歲。第二,絕大部分人對古典音樂的認知是高高在上,不太容易接受的。所以得先消除對古典音樂的固有認知,才有可能接受,進而買票走進音樂廳,這需要一個過程。如果始終‘端著’姿態,懂的人固然會接受,更多不懂的人,本就有距離感的怎么能接受呢?我們要用賣白菜的姿態來賣古典音樂。”

 

借勢互聯網,將原本“板著面孔”的古典樂交響樂進行現代化轉化、時尚化開發,放下高雅藝術曲高和寡的偏執,向互聯網和年輕人張開懷抱,并不斷在自身變化調整中展現新的活力,這是西安交響樂團一個非常重要的發展路徑。

2月初,西安交響樂團在線上開設云課堂,啟動“在家DOU來唱、天天愛唱團”直播計劃,通過直播間與市民隔空相見,為觀眾傳授各種唱歌技巧。音樂愛好者還可與自己喜歡的團員連麥PK。就在本周五3月27日,西安交響樂團還將聯合B站宅現場上演一場彈幕音樂會,XSO三個室內樂組將在XSO西安交響樂團B站官方直播間內,呈現一場室內樂作品“彈幕音樂會”。“我們組織了樂團在音樂廳的交響樂大廳舞臺上做一個一小時的演出,到時候會把B站的彈幕實況在現場進行投放,就是看直播間的人會看到他的彈幕,現場的樂手也能看到大家的彈幕。這是我們目前能想到的最接近現實的、最接近現場表演的一種現場體驗。”曹繼文介紹到。

 
 
 
 

西安交響樂團籌備彈幕音樂會

這就是直播的神奇。

上海昆劇團也精心策劃了一場特別直播。跟著導演主播的腳步,紹興路9號的上昆正門被推開,劇團的臺前幕后以及昆曲的水袖、臺步、妝容,將戲曲之美呈現得淋漓盡致。這場直播也是上昆“出圈”的一次嘗試。

疫情沖擊使院團沉下心來思考,傳統昆曲如何運用新載體獲得新力量,提高“能見度”?圍繞用戶欣賞習慣對昆曲進行創意展現和表達;針對看直播的年輕受眾,將昆曲元素與時尚元素相結合,培育“網生代”的戲迷粉絲,探尋優秀傳統文化傳播和發展更廣闊的空間。

 

劇院向平臺升級
藝術課堂反哺藝術

“劇院作為公共文化空間,人員密集性和流動性強,”上海東方藝術中心總經理雷雯說,只有及早響應,盡量將損失降到最低,同時疫情的發生也印證了東藝新的發展思路與方向——從“劇院”向“平臺”升級,只有成為多元藝術形式展現的平臺和場所,劇院才能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和更強的抗擊打能力。

 
 

上海東方藝術中心開展線上活動

今年3月,上海東方藝術中心原本計劃像往年一樣開展“東方名家戲劇月”活動,因疫情不得不暫停,擔綱開幕大戲《新龍門客棧》的京劇名家史依弘得知演出推遲后十分理解,2月26日起在東藝公眾號開展線上活動——史姐姐教唱《杜鵑山》。

雷雯認為,首先要不斷增強線上服務的精準度,整合線下、開發線上,特別是推動線上宣傳、銷售環節的共享、快捷、精準、安全;其次要不斷推動科技和藝術結合,將劇院由實體建筑延展到虛擬空間,嘗試開發線上項目,在教育品牌、公益推廣等方面尤其可以應用。

“線上藝術教育體系,到底如何能更有特色?就是用新媒體的思維來組建新的節目體系。這些節目體系可以完全跟線下沒有關系,視頻與直播只是第一步,是一個嘗試方向。而我們東藝自有up主的培養,也應該成為未來發展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雷雯說。

東藝的策略還有不斷擴展疆域,改變以單一項目推廣為核心的藝術普及,轉向以構建藝術生活氛圍為目標的藝術教育,“現場表演藝術,比如戲劇、音樂、芭蕾,無疑是東藝的立身之本,但在藝術教育方面,繪畫、雕刻,甚至上海話和街舞都會成為藝術教育領域中的一部分,東藝要以藝術教育為橋梁構建起一個‘大藝術’的生活氛圍,同時傳遞城市獨有的文化和精神內涵。”雷雯說,“對于這些內容的線上開展,這場疫情無疑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

2月19日,東藝會員活動推出SWAG街舞教學,邀請上海知名舞社的老師進行授課。東藝仍在不斷尋找與自身定位、氣場更匹配的受眾,探索更多的新媒體,“網絡探索本就是無限空間,我們不能給自己設限。抖音、阿基米德、微信、一直播我們都在嘗試,也加入了字節跳動與上海市政府合作項目‘一起前行’。”“藝術是無疆的,我們力所能及地去擁抱更多的觀眾,進行對話。”雷雯說,“至于將上海話也納入范疇,地方屬性明顯則地方觀眾粘合度高,本地宣傳影響力就會更大。”

 

藝術傳播媒介變遷
高雅藝術也需“網感”

盡管全力推動,但兩難局面始終擺在藝術家眼前。無論是戲曲、歌劇,還是交響樂、芭蕾舞,都自有嚴謹的藝術規范,這套規范保證其藝術特點和藝術魅力。而如果想在網絡世界吸引并保持粉絲,又不能不“網感”,對網絡受眾的胃口。保持自身藝術特色與迎合粉絲的審美之間其實存在著矛盾,如何拿捏分寸,十分考驗藝術家的智慧。

“我們常會看到類似這樣的藝術教育宣傳,三天學會一個樂器,多長時間就能多掌握一項才藝,或者‘一定要學小提琴’‘一定要學架子鼓’我們反其道而行之,我們用吐槽的方式制作‘千萬別學中提琴,千萬別學小提琴’。其實內容是一樣的,目的也是一樣的,但用這種方式溝通,大家心里就是很容易接受。這是一種‘網感’用網絡語境和網絡的思維方式就會比較容易溝通,用輕松的自我調侃的狀態,傳遞出的信息是,藝術家、演奏員們都是活生生有趣的人。”曹繼文說。

對于在此期間上線的藝術教育產品,協會曾作問卷調查,在內容相似的情況下,作為信息接受者,觀眾在接觸線上藝術教育項目時仍有頗多關注點。首先,便捷度。如果進入教育主題的步驟較復雜,如需要下載新的app或者注冊新的賬戶等,可能會導致一部分潛在客流量的流失。其次,推出形式。公眾號內容太單一的話會使人覺得枯燥,太花哨又會在閱讀期間造成視覺疲勞,圖文、音視頻等如何結合,如何同時保證趣味性和專業性,還需要單位主體好好策劃。最后,藝術家的知名度。對于藝術領域不甚了解的路人或者初學者,講解主體的知名度很大程度上主導了觀眾的興趣度,決定了讀者的去留。

藝術傳播媒介的變遷勢必讓藝術呈現出多種可能。從創新藝術呈現形式以及學習如何跟網絡受眾溝通開始做起,是“上課”的藝術家們自身無法繞過的第一課,傳統行業的藝術家摸索“觸網”之路。云時代的傳播有自己的話語體系和表達方式。云端上的藝術傳遞,藝術家們不僅要會使用相關的設備工具,還要用云時代的思維方式思考、用云時代的話語方式表述。

 

部分藝術教育產品上線時間及閱讀量
 
 

 

 

 

作者:田巧研

排版:牛春曉

校對:周馳

協會新聞
行業新聞
 
澳门彩资料